2014年8月12日星期二

插隊打尖看中國人

三年前去杭州旅行,在一間餐廳門口排隊,有一位戴眼睛的斯文青年人拿着手機作講電話狀,談着談着就插隊排在了我前面。我輕輕地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他守秩序排隊。他回頭看了看我,呆了呆,臉上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彷彿我剛做了件相當愚蠢的事情。我怕他誤會,再字正腔圓地補上一句:「請排隊」。我這三個字像是一把利器鑿開了這個年輕人潘多拉的盒子:他手舞足蹈,一臉通紅,拿着手機指着我大聲叫駡。我驚呆了,正在思索這三個字有什麼冒犯之處?終於在他那一囗粗野的語言中,我聽到了相當具總結意義的一句話:「不就是插隊嗎?!難道要跟你道歉!」這些年在香港遊客區因為大陸遊客插隊(打尖)而產生的爭執比比皆是。最令我不解的反倒是正常人不守秩序道個歉也就了結了,最多一聲不吭往後站,是什麼因素令有些人像那個年輕人般即使做錯了事還如此兇狠反擊呢?

心理學家弗洛姆告訴我們人除了具備「個人性格」之外,也有另一層「社會性格」。「社會性格」就是大多數人去適應既有的社會結構,政治制度以及生活方式所產生的共通社交反應。在一個威權社會,利益分配格局被權貴集團壟斷,並非公平開放予社會各階層,而在利益紛爭時,法律及合約精神並不能保護平民百姓不受權貴的欺壓。這個時候,人們普遍產生一種無力感及挫敗感。也因為個人在這種利益失衡的環境下未能有效保障自己的利益及財產,代之而起的就是沒有安全感的社會性格。有趣的是這種缺乏安全感的傾向即使是權貴集團亦難避免。由於權力鬥爭及分贓不勻等因素,權貴集團內部互相傾軋,權傾一時回頭成為階下囚的亦非新聞。有時大樹倒了,猢猻們自然也遭殃。玩權力遊戲的他們更清楚法律服從政治,並非可用來保護自身利益的盾牌。

在這種缺乏安全感的情況下,社會性格可慨括為兩種特點,「虛偽」及「狠」。為官的在位時「狠」括民脂民膏,一邊口喊愛國,一邊把妻兒財產往外送。此所謂「裸官」也。平民百姓無權無勢,「虛偽」的表現自是一邊痛駡貪官,一邊巴不得往利益圈子裡擠,期望分一杯羹,此所謂「權力關係網」。你爸縱然不是李剛,還有叔伯遠房、桃園結拜、「好」朋友等都能沾一下邊。而「狠」就是不再相信法律,也不再相信道德,只相信最原始的言語及肢體暴力。因為這種方式最能有效在當時當地維護自身利益。即使不能獲取利益,亦能全身而退。大陸微博有句話說得好:「没有人權就没有民主,没有民主就没有對權力的監督,没有監督就没有獨立的司法,没有法治就没有違約的成本,没有成本就没有自覺的社會責任,没有責任就没有契約與誠信精神,没有誠信精神就没有人與人交往的生存環境。 」人與人交往的生存環境由此只能服從於森林定律。

我們再回來理解插隊就容易明白了,資源先後秩序的分配有時是以先到先得的原則進行的。在商業社會,排隊購票、排隊購物、排隊享用服務等便是一種資源分配的不成文原則。在一個沒有公平仲裁、常處於弱肉強食的森林裡,插隊打尖是某些人爭取資源(時間也是資源)的最便捷方法,別人若以道德(對先來者不公平)或合約精神(講明要排隊)斥之,輕則嗤之以鼻,重則惡言相向,甚至拳頭侍候。若你是利益受損一方,他大抵説「不就是插隊嗎?!難道要跟你道歉!」的歪理。若你是路見不平那種,他會說你「好多事!」威權社會不容許公民社會的成長,各家自掃門前雪才是常識。北方還有一句話說人好管閒事是「吃飽了撐着」就更能顯示口腔期人民的社會性格了。在大陸唯一避免有人插隊的方法就是將你的身體和排在前面那位緊緊相連。所以下次在大陸排隊有人從後緊抱你,別太快誤會被人佔便宜,很大機會是對方不想被人佔便宜,於是來個滴水不漏,無縫交接。

周一嶽先生欲以立法規管對大陸「族群」的歧視,此為治標之法。若此等社會性格不改,社會矛盾豈會因立法而消失?而治本之道則大陸資深學者資中筠可謂一針見血:「當前中國表現出來的道德滑坡,實際上是制度問題,是法治缺乏的問題。現在的關鍵是需要突破制度,建立健全的法治。使一个社會多數好人得好報,而不是相反。在保證好人有好報的環境中,人們自然會形成行善的習慣。」

1 則留言:

  1. 凡事有果必有因。
    一個偉大民族的煉成,是得來不易的。

    回覆刪除

巴黎,巴黎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聖心堂前的那輪明月 還是塞納河上的鱗鱗黃昏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莫奈一池向晩的荷花 還是地下鐵節節低唱的Saxophone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酒吧紅衣女郎的嫣然一笑 還是午後街邊兩杯懶洋洋的Cappuccino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