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5日星期一

巴黎,巴黎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聖心堂前的那輪明月
還是塞納河上的鱗鱗黃昏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莫奈一池向晩的荷花
還是地下鐵節節低唱的Saxophone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酒吧紅衣女郎的嫣然一笑
還是午後街邊兩杯懶洋洋的Cappuccino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蒙馬特旅館徹夜的笑語
還是獨對布隆納海岸的無言

我能帶走什麼呢 巴黎...

2002.09

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聽䁱山房

行山至梅窩海邊,見一舊式别墅,門庭凋敝,葉落滿園。大宅名為「聽䁱山房」,用耳朵來迎接清晨為之「聽曉」。想是靜坐家中,雞啼鳥鳴,山風海浪俱入耳中。名字匠心獨運,非一般人家。上網查了一下,果然主人為順德梁姓商人,著有《聽䁱山房集》。

由此又想起山頂柯士甸道百年大宅曰「耕雲草蘆」,今為日本領事府邸。於山頂耕雲耕耘,宅名低調謙遜,却見才氣。

如今豪宅用名,喧嘩刺耳,迫不及待:「天比高」、「擎天半島」、「君臨天下」……輸的又豈至是文化水平,還有背後不堪的價值觀。近來與朋友談及孩子的教 育,覺得自己是一名過時的「大中華膠」,奢望孩子學好中國文化,可是中華曾經登峯造極的精緻古典文化早已入土為安,執迷於標本忘卻眼前風景,還不是 「膠」?

2016年10月20日星期四

生日快樂

海馬的足音未至,
薄扶林外有薄紗相隔的海峽。
在殖民地斑駁的青苔院落,
我們聽着老榕樹的囈語低迴,
想像着老去的時光。

生日快樂!


2016年8月5日星期五

《憶西湖》


樓臺新雨長短堤,吳越舊曲岸東西。
竹林輕騎五六里,回首竟已三四載。 


2016年5月1日星期日

下雨的黄昏

點一枝煙,
人世的悲歡也不過吞吐之間;
所有的糾結和遺憾,
一如無夕照的黄昏,
或許不夠完美,却在
酒過三巡的年月,
練就了笑看風雨的胸襟。

2016年3月3日星期四

茶家

茶家本店在上環,每次去都愛點他們的印度奶茶及各樣精心烘焙的糕點。店在偏狹小巷却經常高朋滿座。分店茶家●厨房在西環才開不久,仍在寧靜小街,店內空間大了,木製桌椅簡約古樸。店門窗暢開南北,一整天看日影滑過,從店頭到店尾。平常客人不多,大家都在靜靜地看書品茗,輕聲細語。

午後微風在窗台上留連,茶香在唇齒間徘徊,湍急的時光來到了這個繁忙都市的轉角徐徐入定…成湖。

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裕興大牌檔

睇咗KC Koo嘅介紹,晨早流流特登拜訪裕興大牌檔,叫咗咸牛肉蛋治。鬆脆烘底三文治夾住熱辣辣嘅餡,牛肉香、蛋香佐以花生醬同芝士,好食到震。簡單嘅食物喺有心人手上同普通貨色簡直天淵之別。

回味感動之處唯一可比美嘅係多年前喺北海道小店試過嘅拉麵。


巴黎,巴黎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聖心堂前的那輪明月 還是塞納河上的鱗鱗黃昏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莫奈一池向晩的荷花 還是地下鐵節節低唱的Saxophone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酒吧紅衣女郎的嫣然一笑 還是午後街邊兩杯懶洋洋的Cappuccino 我能帶走什麼呢 是...